媒体中心
公司要闻媒体聚焦豫光影像图说豫光豫光报公司出版物

【班组之星】我的师傅“老疙瘩”

发布日期:2024-6-25 11:38:50

倔得有原则、犟得有道理
【班组之星】我的师傅“老疙瘩”
      杨潘/口述 屈联西 李晶晶/整理《工人日报》(2024年06月25日 08版)
      我的师傅——河南豫光金铅股份公司熔炼厂职工刘金才今年5月退休了。相比大名,他的绰号“老疙瘩”更广为人知。当然,我只称呼他“刘师傅”。
      提起刘师傅,我总是比别人多几分自豪。他从上世纪80年代河南济源黄金冶炼厂0.65平方米的小土平炉开始,一路跟随着公司发展的脚步,历经反射炉、烧结锅等工艺的迭替,兢兢业业地在生产一线干了40年。
      第一次和刘师傅深入打交道是在2020年。那天是正月十五,厂里突然通知我们两个先行远赴浙江,为国内首台危废处理侧吹炉的开炉进行前期技术指导、踏勘。
      这是国内首台危废处理的侧吹炉,没有成熟的工艺可以借鉴。白天,我跟着刘师傅奔走在生产现场,仔细研究各个设备设施和各类气液管道能否满足生产需求;深夜,在宿舍里汇总收集到的资料信息,绘制各个岗位上的流程图,并提出改进实施方案。
      在踏勘到放渣环节时,刘师傅敏锐地察觉到,放底渣电动平车与渣模设计不合理。通过两天的数据论证,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可是,当刘师傅将渣模改造方案提交甲方时,却被一票否决了。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设计有信心,坚信放底渣电动平车与渣模能完美联动满足生产所需。但是,刘师傅坚决要求改造。我真替他捏了一把汗,说:“刘师傅,那可是我们服务的甲方呀!”刘师傅却说:“咱有理,咱怕啥,到时候真要渣流一地,那才叫丢人!”结果证明,刘师傅的坚持是正确的。
      浙江开炉那几个月,我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为什么大家都叫他“老疙瘩”。这个老头倔得很,犟得很。但是,我觉得他倔得有原则、犟得有道理。
      作为老班长,他对班组各个岗位的安全操作一丝不苟。无论是员工的精神状态、劳保佩戴,还是工艺操作、设备维护,只要发现问题,他绝不姑息。对岗位或设备上他认为设计不合理需要改进的,他绝不让步,犟到领导不得不认真对待。
      今年3月,我和刘师傅正式结为师徒。当他得知工段打算将我向班长方向培养时,认真地给我讲授了第一课:“从咱们厂的土平炉干到现在,没有伙计在我手下出过安全事故,甚至发生职业病的概率都很少。为什么?主要在监督。作为班组长,一定要把大家的安全放在心上,哪怕一个小小的口罩也要监督他们戴好……”
      虽然我们只有短短两个月的师徒缘分,但他的言传身教将使我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