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加入收藏 | 加入收藏夹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391-6699888
  • 联系传真:0391-6693547
  • 联系地址:河南省济源市荊梁南街1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豫光模式:资源再生新战略(上)

豫光模式:资源再生新战略(上)
信息来源: 作者: 更新日期:2016-12-28 10:43:26
      12月12日,河南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获批发行不超过3.69亿股新股,募集资金超15亿元,用于公司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建设、废铅酸粗电池塑料再生利用等项目建设。
     豫光金铅义无反顾地扛起了绿色循环的大旗,把铅资源的循环再生利用融进了企业的战略规划之中,他们从废铅酸蓄电池的源头——“回收”入手,遵守环保法律法规,尊重市场经济客观规律,用自己的努力力求“重整河山”,改变当前中国废铅酸蓄电池回收行业零散、污染、混乱的回收格局。这一壮举既源于豫光金铅对资源与环境保护的深深忧虑,也揭示了企业所承受的生存与发展的现实压力,更体现了豫光金铅作为中国铅冶炼行业排头兵的国企风范。
     资源如果枯竭,社稷何以延续?人类社会终将会迎来步步紧逼的生存危机!
     良性回收艰难,污染如何治理?经济发展绝不能无视未来人类生存的环境!
     “大国战略”,给了豫光人十足的信心和勇气,更给了河南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豫光金铅)走原始资源冶炼和再生资源利用“双轨”发展之路无限的动力。而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建设项目的实施,更加拓展了豫光资源回收利用的再生之路。
     忘不了2000年之初,当豫光金铅一帮怀揣梦想的技术人员在潜心研讨资源回收利用可行性课题的时候,还会有“再生之路,路在何方”的“懵懂自问”,而到了十多年后的今天,在他们最终拟定好《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时候,已形成了高度共识,“再生之路,路在脚下”!
     再生利用,绿色环保——这是两个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不能逾越的科学命题,也是豫光金铅新时期瞄准的战略制高点。
     蓄势待发,势不可挡。运筹积淀于“十二五”,期待迸发于“十三五”,中国式的能源发展战略布局和中国式的资源利用战略布局大幕开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完整的先进的废旧商品回收体系的意见》《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和五部委《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等法规、决定、政策的出台,吹响了追逐梦想的集结号,让资源再生利用这趟“行业列车”驶上了科学发展的通途。
     一场由豫光金铅谋划的资源回收再利用的革命性战役已在广袤的神州大地上轰然打响——
     无愧使命担当 彰显国企风范
     视野取决于智慧,胸怀决定了志向。
     对于豫光金铅来说,如果没有使命与担当,就不会遇到开山劈路的艰难;如果没有国家情怀,就不存在倾其全力的承受;如果不迈开追求创新的步伐,就难以抵达一心向往的彼岸。
     从小到大,从大到强,追溯豫光金铅的发展历程,他们自始至终都在坚守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立场,这充分体现了一个上市企业的责任和修为,更建立了一个冶炼骨干企业的功德。
     推进废铅酸蓄电池回收事业,在战略上无疑站得高、看得远,但在战术上豫光人还需认真去筹划和打磨。豫光金铅的决策者们算了一笔账,在现有条件下回收一吨废铅酸蓄电池所耗的成本与其采购原料矿石的成本几乎不相上下。想要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套完善的回收网络体系,这个工程不仅纷繁庞杂,而且前期投入也将异常巨大。
     致力于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再利用事业的豫光金铅,分明踏上了一条冒险之路、艰辛之路。
     如果把企业的压力和风险看成是“私账”的话,那么这里还有一份国家“公账”: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与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的专家认为,废铅酸蓄电池回收体系建设是一项涉及政府、生产、回收和再生企业以及公众等多个利益主体的复杂系统工程,因此,要构建完善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体系绝非易事。众所周知,一方面积极推进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是治理污染的重要措施,为此国家将进一步加大环境污染综合治理力度的作为,也将会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和良好的社会环境;另一方面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是实现资源永续利用的重要措施,积极推进再生资源利用,将大量社会生产和消费后废弃的资源回收利用,可以减少对原生资源的开采,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水平,这既节约了大量的资源,又推动了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的转变。因此,大力提高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水平,是促进资源永续利用的重要措施。
     “公账”“私账”算的都是发展账,“大账”“小账”算的都是幸福账。共和国领导人的感怀衷言绕耳暖心:“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作为全国铅冶炼及再生铅旗舰企业,豫光金铅以履行社会责任为己任,恪守着责无旁贷的担当和志存高远的勇气——扭转无序回收乱象,打破灰色利益链,保护环境,守护健康,建设绿色、规范、健康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引领行业健康发展。这个国家“公账”,也就进一步阐明了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再利用事业的深远意义所在。
     中国原生金属矿产资源禀赋不足,而铅矿资源缺乏的窘境,无疑已把豫光金铅推到了新的起跑线上。面对资源贫乏的现实,如果“再生之路”笃定要走,那么早走优于晚走,早走能尽早化解危机。
     好在豫光人只需为回收的方式方法谋篇布局和竭尽全力,而不必对废旧铅源焦心劳思和惴惴不安。因为这个世界是个“无铅停摆”的世界,已有156年历史的铅酸蓄电池因造价低廉、可循环利用,依然得到广泛应用,这也是再生发展的不竭源泉。
     豫光金铅再生铅发展的最大困难就是废铅酸蓄电池回收渠道不畅,尽管有全国最大的废旧铅酸蓄电池处理能力,可是豫光金铅的再生铅系统却一直处于“饥饿”状态,一度还曾因“吃不饱”而关机停产。所以豫光金铅义无反顾地扛起了绿色循环的旗帜,把铅资源的循环再生利用融进了企业的战略规划之中立即得到大家的响应,豫光人从废铅酸蓄电池的源头回收入手,遵守环保法律法规,尊重市场经济客观规律,用自己的努力力求“重整河山”,改变当前中国废铅酸蓄电池回收行业零散、污染、混乱的局面,进而建立一个新的回收格局。这一壮举既源于豫光金铅对资源与环境保护的深深忧虑,也揭示了企业所承受的生存与发展的现实压力,更体现了豫光金铅作为中国铅冶炼行业龙头老大的国企风范。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铅酸蓄电池生产国和出口国,每年产生的废铅酸蓄电池达数百万吨,但废铅酸蓄电池的回收体系却极不健全。与此同时,中国再生铅资源再生率严重偏低,在铅总量中的占比不到45%,远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平均占比85%。由此,建立完善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发展再生铅产业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黑市”回收环节混乱、“明市”回收体系薄弱是制约再生铅回收利用和健康发展的最大羁绊——
     破除价格魔咒
     敢与“黑市”叫板
     废铅酸蓄电池是再生铅的主要来源,95%的材质可以回收再利用,其中铅的回收率可高达98%。废铅酸蓄电池具有回收成本低、再生利用率高等独特优势,正因为其蕴含着可观的财富和巨大的商机,才促成了“抢夺”与“掠夺”的畸形市场,而回收过程中的污染乱象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全国各地有着成千上万的小作坊,粗糙原始的冶炼方法让人瞠目结舌,通常的方法是人工用斧子将废铅酸蓄电池劈开,并随意倾倒其中的硫酸,而后将铅片扔进冲天炉中进行大火焚烧……在我国很多地方,这些现象随处可见。
     废铅酸蓄电池是《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危险废物之一。一块废铅酸蓄电池内含74%的含铅物料、20%的硫酸、6%的塑料辅助物,如果拆解不当,每一部分都会对人体和环境生态造成损害和破坏。科学分析还表明,酸液未经处理排放会造成水和土壤污染,而其中的汞、镉、砷等少量重金属还可能会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人的体内,长期积蓄难以排除,会损害人体大脑神经系统,同时对造血功能、肾脏、骨骼等都有极大危害,甚至还可能致癌。
     造成非法回收盛行的主因就在于利益关系上,正规回收企业和非法回收企业之间每吨电池的回收成本差距在700元左右。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小企业不惜铤而走险、非法作业,采用原始的拆解、冶炼方式生产,并随意排放废酸、烟尘,对生态环境、对人类健康造成了无穷的危害。
     国家明令只有具有危险废物综合经营许可证的单位才可以从事废铅酸蓄电池经营活动,对废铅酸蓄电池在回收、贮存、运输、处置、利用等各个环节,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但事实上,90%以上的废铅酸蓄电池的回收处于“无政府”状态,处于分散和无序状态。有关权威部门调查显示,在中国目前从事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的数百家再生铅企业中,90%以上属于无证违规经营,这些不良企业只需投入5万~10万元,便可“鸣锣开张、大肆经营”了,而正规的铅蓄电池回收企业至少需要投资上亿元才可正常运转。
     难道为了推进经济发展,非要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难道为了攫取一己之利,非要以违规经营达到目的?
     人类健康和环境保护急切“呼唤”加速构建一个合法合规、绿色健康、循环利用、闭环再生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产业体系。
     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新战在“再生之路”上摸爬滚打了十几个年头。“长期以来,大部分的再生原料都被非法回收点和非法冶炼企业‘抢’去了,而豫光金铅作为中国最大的再生铅正牌企业却是无米可炊。”他忧心忡忡地说。
     自2002年起,李新战就挑起了废铅酸电池回收这副担子,逐步与专业再生资源回收公司、煤炭系统、蓄电池厂家等单位开展全面合作。但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与非法小企业斗智斗勇、抢夺铅源。他深有感触地说:“所有乱象的源头就是非法、无序的回收环节,这是制约我国再生铅产业健康发展的突出瓶颈。”
     在正与邪、对与错的较量中,似乎违法者暂时占得上风,究其原因是因为价格因素的鬼魅作祟,是“黑暗的价格魔咒”在扼杀绿色发展、绑架光明事业、摧残健康机制,使得正规企业难以取胜非法回收商贩的“血腥回报”——正规企业在处理过程中必须按照国家标准进行环保治理,而非法商贩却毫无顾忌、肆意妄为,他们用高于正规企业的价格搅乱市场,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
     “黑市”回收环节混乱、“明市”回收体系薄弱是制约再生铅回收利用和健康发展的最大羁绊。
     目前,还有大约有60%的废铅酸蓄电池流入到了不合法的“三无企业”。一位环保专家表示,一块铅酸蓄电池中倾倒出的废酸中含有的铅金属量,比一个铅冶炼企业一年对土壤造成的影响还大。
     但豫光人始终坚信,邪不压正,一个合法企业的合法经营终将赢得市场、赢得人心、赢得胜利。
     市场呼唤“郡县制,天下安!”行业期盼“立铁规,定方圆!”国家的“钢政铁律”必将为市场走规范化之路开启明灯——
     在等待中积蓄筹谋
     在期盼中布局未来
     污垢不除,何谈和美;乱相不治,难求安顺!
     市场呼唤“郡县制,天下安!”行业期盼“立铁规,定方圆!”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加快了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步伐,及时把包括废铅酸蓄电池在内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行业发展等内续写进了国家“十二五”和“十三五”的发展规划和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纲要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完整的先进的废旧商品回收体系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意见》《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再生有色金属产业发展推进计划》《关于促进铅酸蓄电池和再生铅产业规范发展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均高度重视废铅酸蓄电池回收体系的建设。
     2015年1月出台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要培育100家左右再生资源回收骨干企业,在全国建成一批网点布局合理、管理规范、回收方式多元、重点品种回收率较高的回收体系示范城市,实现85%以上回收人员纳入规范化管理体系。
     “钢政铁律”为市场走规范化之路开启了明灯,在为豫光金铅这样的守规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为他们进一步扩大再生铅产量,提高铅产业链的整体竞争力夯实了基础。
     在“等待”中,豫光金铅没有消沉,而是坚持积蓄筹谋;在“期盼”中,豫光金铅没有停顿,而是积极布局未来。
     在资质上,豫光金铅拥有废铅酸蓄电池回收资质和《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
     在技术上,豫光金铅是国内最早从事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的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预处理和综合利用经验,在河南济源和江西吉安建有大型再生铅项目,有一批从事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的技术人员,与国内知名科研院所以及欧盟国家、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企业有着长期的技术合作与交流,有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获得“废旧铅酸蓄电池预处理及成分分离的方法”等150余项专利。
     豫光金铅的底气来自于“久勤为功”,豫光金铅的信心来自于“百折不挠”。
     2002年,豫光废旧金属回收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标志着中国再生铅事业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2005年,豫光金铅跻身国家首批循环经济试点企业行列和全国废旧金属再生利用领域试点企业行列。
     2006年,豫光金铅“原生铅+再生铅”相结合的发展模式,为世界再生铅发展提供了样本。与国内其他再生铅企业落后工艺相比,豫光金铅每生产10万吨再生铅,可多回收利用近7000吨铅金属。其先进技术所节约能耗,可折合1万吨标煤。另可大大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和水资源污染。同时,还可得到诸如塑料、硫酸等附属产品——这就是备受业界推崇和效仿的“豫光模式”。
     2007年,引进国际顶尖无害、高效再生铅CX集成系统处理工艺,具有机械化程度高、全密闭、产物分离彻底、环保效果好、综合利用率高等特点,回收的废铅酸蓄电池所有部分都完全回收再利用,铅膏与原生矿配比进行冶炼,铅栅制成合金,塑料进行分色回收,硫酸也入炉重新制酸。现代化的装备和先进的技术,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也为豫光金铅奠定了再生铅企业龙头地位。
     2011年,豫光金铅“废旧铅酸蓄电池自动分离——底吹熔炼再生铅新工艺技术”应用成熟,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被列入第一批《再生资源综合利用先进适用技术目录》,成为“十二五”废旧有色金属领域重点研发及推广的技术。
     2012年,豫光金铅被环保部确定为重金属污染防治治理样板企业。
     2014年,豫光金铅成为首批通过再生铅行业准入条件的两家企业之一。
     2014年2月,在江西永丰工业园投资兴建的18万吨废铅酸蓄电池回收项目投产,豫光金铅废铅酸蓄电池的年处理能力达到54万吨,成为世界最大的废铅酸蓄电池处理企业。同年10月,豫光金铅再生塑料改性造粒综合利用项目投产,采用先进的清洗——破碎——烘干——分色——包装PLC控制自动生产线,对废铅酸蓄电池处理系统所产塑料进行自动分拣和包装,进一步延伸了产业链。
     豫光金铅的多年历练像在等待一个爆发的机会,豫光金铅的多年积攒像是在期待一个绽放的时机。当《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于2015之春公布之后,孕育已久的豫光金铅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可简称豫光回收网)建设随之全方位展开。
     资源有限,再生无限。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最大功能是利用优势资源构建整合废铅酸蓄电池回收、贮存、运输、处置、利用为一体的产业化格局,实现废铅酸蓄电池从源头到终端的全过程控制,最大限度保障资源的循环利用。
     《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规划了豫光金铅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路线图”——覆盖河南、陕西、山西、四川、江西、福建等6个省份,共建67个基础收集贮存站点,同时构建基于“互联网+”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利用信息网络管理平台和相配套的物流系统,形成完善的全国性再生铅回收网络体系。拟累积投资90821.9万元,建设周期36个月,投资回收期8.72年,建成后废铅酸蓄电池年回收量为72万吨。其中,河南、山西、陕西、四川回收网点收集的废铅酸蓄电池51万吨,运至豫光金铅在河南济源的再生铅厂处理;江西、福建回收网点收集的废铅酸蓄电池21万吨,运至豫光金铅在江西吉安的再生铅厂处理。
     目前,豫光金铅已控股湖南圣恒再生资源公司,陕西西安、河南郑州等其他站点的项目选址、相关协调工作正在稳步推进。同时为提高资源保障、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豫光金铅还通过成立配送中心、建立回收联盟、委托代加工贸易等多种方式,与江森、洲际、风帆等蓄电池企业以及国内专业回收公司展开合作,积极布局全国回收网络体系。
     豫光人用自己的智慧、勇气、信心、勤勉“培植和滋养”着正在建设中的网络体系,在首先实现统一标志、统一着装、统一价格、统一计量、统一车辆、统一管理基础上,再向更深的层次延伸。
     一个布局合理、管理规范、流向有序、绿色循环的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网络体系正呼之欲出。